热门新闻 News

中国裁判界从不缺“上海哨声”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9-10 15:36:14  浏览量:6
中国裁判界从不缺“上海哨声”   晨报记者 甘慧

    上海是中国现代足球开展较早的地区,曾享有“远东足球重镇”和“中国足球摇篮”的美称。伴随着足球运动在上海的发展,上海的裁判业也发展很快。

培养中国第一代足球裁判

    1950年,由上海市立体育场场长蒋湘青组织举办了“上海市立体育场第一届足球裁判研究班”,为解放后上海第一个足球裁判员培训班。蒋湘青翻译有关英文版足球竞赛规则,并编写成教材,在研究班上为学员授课。学习期间,学员凭学员证参加考核,结业后由学员自费购买“上海市立体育场”徽章和“上海市立体育场足球裁判”胸徽,并颁发“上海体育会筹备会1950—1951年足球“联赛委员会工作人员证”,凭此证件裁判员便于出入各体育场,相当于现今足球比赛的“裁判证”。当时学员中有高慎华、陈光时、孙炳熊、何德宝等20多人,他们和方荣富、王南珍等为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足球裁判员,其中高慎华、陈光时此后几十年在全国裁判中威望日盛,先后当选为中国足协裁判委员会主席、副主席,成为中国足球裁判界的泰斗。

    第一届全运会足球裁判20多人中,上海裁判占有6名之多,他们是沈回春、周达云、王南珍、方荣富、陈光时、高慎华。显示了上海裁判在全国的地位,尤其是高慎华、陈光时,从此进入主要全国足球裁判行列,为以后将近半个世纪上海足球裁判事业作出了极大的贡献。

曾出现裁判“千人学习班”

    上世纪80年代初,上海的群众性足球运动己开展得如火如荼,陈毅杯、新民晚报杯这两个颇具影响的赛事在全市职工和中学生中开展最广泛,通常都有数百支队伍参加,对裁判员数量上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以1980年为例,上海市各级足球裁判工作达六千多场次,全年调用裁判员二万五千人次。而直至1981年,全市己拥有各级裁判接近五百人,其中80%是七十年代后参加裁判工作的。

    1981年,市裁委会登报举办足球裁判员学习班,报名者极为踊跃,学员竟出人意料达一千多人,被喜称为上海足球裁判的“千人学习班”,此后又连续举办了几届类似的学习班及裁判英语学习班,在上海掀起了一股足球裁判学习、普及、提高的热潮。上海八十年代被批准为国家级裁判员的王正清、孙润兴、谷鸿远、高乃顺、施材为、翟柏林、徐正林、张业端、李传强、魏龙富、朱国祥、张忠、郭玉平等大多出自上述学习班,后来都成为全国联赛的裁判骨干。1984年,沪南体育场又举办了首届女子足球裁判员训练班,当初这个训练班的学员左秀娣后来成为亚洲头号女子国际裁判员。

国际级裁判 全国仅7名

    根据国际足联公布的2013年度国际级裁判员名单,中国共有7名男子国际级裁判,9名国际级助理裁判。这16人当中,上海占据了一席之地。他就是中国目前最年轻的现役足球国际级裁判员王迪,2011年起担任男子足球国际级裁判。

    女裁方面,上海更强一些。中国目前现有4名女子国际级裁判,4名女子国际级裁判助理。而在这8人当中,上海占据了四分之一,即有两人。她们分别是1981年出生的王佳,2007年前担任女子足球国际级裁判员,是我国现役资历最长的裁判员。还有一位是1979年出生的方燕,2010年起担任女子足球国际级助理裁判员。

    2004年起,亚足联开始推行精英裁判员计划,即从各国家和地区会员协会的国际级裁判员中,通过集中考核遴选出精英裁判,担任亚足联所辖的各类比赛,如亚冠联赛等。而作为亚足联最高等级比赛——亚洲杯,则按照精英裁判排名选定。从2013年开始,精英裁判员计划改称为裁判员发展计划。

    同时,从2007年起,亚足联还为年轻裁判员推出了“未来裁判员计划”,由亚足联从各会员协会挑选优秀年轻裁判员,直接参加国际比赛,通过2年左右时间的锻炼,帮助年轻裁判员快速成长。据悉,截止到目前为止,已有25名亚足联未来裁判员成长为国际级裁判。上海共有4位先后入选该计划,其中就包括了目前全国仅有的7名国际级裁判之一的王迪。另外1986年出生的年轻裁判员沈寅豪,2010年入选未来裁判员计划,是该期的优秀学员。在今年2月下旬,他和来自亚洲的另外4名裁判员被选派到英国观摩英超联赛,并与英超裁判一起训练,今年开始将执法中甲联赛。

    今年,全国共选拔100名裁判员、助理裁判员执法中超、中甲联赛。据悉,上海共有包括王迪在内的11名裁判员、助理裁判员入选名单,位居全国前列。另据了解,在2013赛季全国足球比赛的裁判员名单中,共有30名上海裁判。其中执法中超联赛主裁判有3人,分别是陶然成、王迪和本赛季刚开始执法中超联赛的陈钢;助理裁判是张拥军、詹炜和徐军。执法中甲联赛的主裁判是沈寅豪,这也是他首次执法中甲联赛;执法中甲的裁判有张强劲、陆云兵、杨建峰和邓波。

    不过,足坛抓赌风暴后,社会上对裁判质疑很多,动不动就高喊“黑哨”,使得裁判业的发展也受到了一定的冲击。上海的情况也一样。据介绍,上海很多区县的裁判员队伍已经蜕变为“倒金字塔”结构,后备力量严重匮乏,想学裁判的越来越少。近两年的上海市初级裁判培训班,只有二、三十人报名参加。采访中,晨报记者还得到了这样一组数据:目前上海的一级裁判有145人,二级裁判是135人,比一级裁判还少10人。为此,主管部门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高校即开始跟踪,发展有潜力的裁判,另外进一步规范裁判的培训工作,从而力求尽可能更好地发展上海的裁判队伍。

本文固定链接:http://cxwjbjgs.com/hxk/2018/24.html